rss 推荐阅读 wap

晨鸿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热门关键词:  自驾游  as  云南  xxx  浙青春,正黔行
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热点 社会万象 军事关注 体育运动 科技资讯 娱乐头条 民生热线 数码电子 健康生活

铁血长篇连载 重要通知!搬家啦!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 02:27:16 已有: 人阅读

  这个东西很眼熟,在另一处基地的武器试验场,那部神奇机甲的背后,就装了一个类似的透明座舱,其实是一座旋转炮塔。

  他走近了一些,确认自己的判断没错。那是一座炮塔,武器就在透明玻璃罩内,还未伸出。里面的结构清晰可见,可以看到座椅,和四根20毫米枪管。

  他向门里伸头张望了一下,很亮堂,但是看不到一个人。他手里握着一根铁条,拖着一条伤腿,就这么沿斜坡走了进去,准备着与整个灯塔世界对抗。

  大门一侧是那座炮塔的入口。他没什么兴趣进去,于是继续向里走,走出一小段距离,终于又进入到昏暗地带,身后不再留下明显的影子。但是前面有几条岔路,也看不到血迹或者其他痕迹,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

  张寻宁闭上眼睛,试着用听觉去感知去向。他可以在听觉的边缘,捕捉到那些似有似无的直觉(或者说幻听)。这是一种介于理性和玄学之间的能力,不是每次都很准,但是好过扔鞋子或者硬币。

  不是那辆车,也不是什么大家伙,但是,很可能是一部“蟑螂”。蟑螂使用的电容起步电机,低速而又安静,但是它发出的低频声波,却具有很强穿透力,可以传的很远,如果你的耳朵足够灵敏,还是可以发现它。

  他没太犹豫,义无反顾向里面跑去。每走几步停下,再仔细分辨声音的位置。虽然看不到敌人,但是也不能跑太快,稍微剧烈的心跳声就会干扰低频段的听觉。

  这种奇妙的天分,有时候让张寻宁不太合群,他与其他人聊起自己神乎其神的听觉时,大部分人都不能体会,听到自己心跳是什么感觉。

  看起来自己找对地方了。但是如果不把这台蟑螂消灭,接下来的潜入会非常困难。因为自己每走过一个路口,都可能被它看到。只要自己在动,隐形斗不是无懈可击的,如果自己在动,会有明显的人形影像。

  张寻宁不由得想起,赵青用过的那种方式,就是从后方接近检修口,然后用最快的速度,将一跟坚硬的物体插进那个金属插口,使其瘫痪。

  没有选择,他只能铤而走险。赵青成功过,不过当时面对的是一部感知能力低下的工作机器人。他也见过全副武装的蟑螂被一把改锥破坏,但是下手的,应该是身轻如燕,走路不留脚印的神秘金发女。

  他悄悄解开鞋带,脱掉鞋子。这期间,里面的蟑螂,来回移动了一下,可见,即使它没有发现危险,仍然可能神经质地动一下,这是不可预测的危险。

  他光着脚,悄悄从门缝,钻进了监控室。用最舒缓的方式吸气,然后跨出一步。几米外的蟑螂没有动作。它头上的天线竖着,那是通讯天线,但是同时也可以捕捉声波。不过,优化的是枪声波段

  他慢慢呼气,再跨出一步,这次又得手了。此时,一处边角上的分格画面里,可以看到两名人类俘虏,正在一条过道走过,正是郑舒和李勇民两人,看起来只是轻伤,并且得到了简单包扎。他们身后是2名,荷枪实弹的铁皮人。他们应该就在这座巨大基地的某个角落。

  显示器中的押解行动,似乎吸引了“蟑螂”的注意力,可以看到它扁平的头部,转向那里,并发出奇怪的咕噜声。

  它发出的声音,起到了遥控器的作用。图像开始放大,占据了整个显示屏。张寻宁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两人进了一扇门。

  张寻宁起身,长出了一口气,他的耳膜砰砰作响,那是心跳的声音。这一刻,他才终于悟出,赵青总是带着那把陶瓷小刀的用意。如果插入金属,势必引发火灾,你就别想从这部机器窃取情报了。

  事情还没完,张寻宁试图四处寻找灭火器,但是没有找到,好在“蟑螂”身上的火焰自己熄灭了。如果大火蔓延起来,计划就搞砸了。

  可以看到,郑舒和李勇民被押解到一间很大的房间内,整个空间显得怪异,前方有突出地面的平台,平台上有一张长桌子,上方循着一盏灯,但是没有人。从画面看,整个区域,一共有5台“铁皮人”。

  张寻宁低头查看了一下控制台上各种按钮,乱鼓捣了一会儿,可惜他没有赵青的那种,迅速从混乱事物中找到头绪的天分,也没有赵青手上的神奇终端。所以,始终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信息。

  此时,画面又有了变化,可以看到,又有四名“黑色突击兵”抬着一副担架,进了这间屋子,担架上躺着的,是安德森小队的比利威尔逊下士。

  所有在场的突击兵的肩部装甲上,都有白色MP宪兵标志,以及代表宪兵旅番号的89;另外,还有一个白色碉堡图形,白色碉堡意味着,这是一支基地卫戍部队。

  大部分“铁皮人”都隶属于突击部队或者反游击战的治安部队,很少有要塞守备队。事实上,灯塔控制的所有机器人部队,其番号都能追溯到由人类组成的美军部队。在灯塔的宣传中,它从未承认自己推翻了美国,而是认为自己继承了美国的法统,并且会发扬美国的精神。

  看起来,所有俘虏都被集中在了一个地方,对于营救来说,省了不少麻烦。问题是,如何找到这个地方,以及如何消灭多达9台的“铁皮人”,这是足够偷袭整个加强连的兵力。

  “要动手快点儿,过家家呢,还法庭;你丫一堆破铜烂铁,上废品回收站找你姥姥去;我还告儿你,老子就他妈不服灯塔内老王八蛋,怎么着?瞪什么眼?还想揍我?这日本生产的机器人,真他妈废话多,磨磨唧唧……”郑舒嬉皮笑脸道,他自己废话就不少,说的铁皮人看着他一愣一愣的。

  “不就是把脑瓜锯开,装一个灌大粪的管子吗?还能来点儿新鲜的,能吓唬住人的玩儿吗?还法庭,机器人审人类,你要啊?咳咳咳……”

  张寻宁意识到,画面里的地方,其实是临时军事法庭。但是其中的一面墙上,布满了累累弹痕,地上还有一片片血迹。即使隔着屏幕,看到这个鬼地方,也真是让人毛骨悚然。

  那张桌上悬浮的灯光,突然释放一道光束。一个庞大的虚拟军官人影,降落在桌子后面。看上去,身高超过5米,而且闪闪发光,如同云端降下的天神一般。这让台阶下的战俘显得黯淡而又渺小。

  张寻宁也是惊愕的张大了嘴,他之前见过虚拟的中尉,但是那个虚拟人形是拟真的,没这么大,也没这么闪耀光辉。

  “伪装成你方战斗人员?你是指这些颟顸呆傻的铁皮罐头?我可没那本事,你枪毙我得了。嘿,我说那胖子,你转过来我瞧瞧,后脑内大洞。”郑舒大笑了起来。

  法官喝道。与此同时,郑舒身后的黑色突击兵,突然靠近,狠狠推了他一下。这一下力道可不轻,负伤的郑舒不支,倒在地上。突击兵上前,按住他的肩头,不让他起身,同时也不让他说话。

  “你有两个选择。提供你方情报,将可以作为自愿投诚者,进入自由世界,当然,必须签署许可,无条件放弃身体,并将身体交给我方;或者选择继续作为‘敌国人员’俘虏,我会判决你们进入战俘惩戒营,以劳动或者其他方式,以不违反日内瓦条约的方式,赔偿,由你方发起的战争对我国的破坏。”

  “去你丫的自由世界,脑袋被驴踢了,在后脑上留个窟窿,那是你门家自由。老子可不想后脑勺装个下水道盖子……你还别不信,迟早有人拔你插头。”郑舒蹲在那里还在嬉笑怒骂。

  张寻宁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奇怪的名字。他不知道为什么战俘单位以下,还有战术群这样的的番号。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  庭审如此敷衍,判决如此之快,以至于这边张寻宁仍然没有能从这里的终端找到头绪,确定那台摄像机的位置。他不由得焦急起来。这功夫,突击兵推推搡搡,将两人押了出去。

  他想切换画面,跟踪自己人去向,但是画面如同锁定,无法切换了,只看到他们俩进了一扇门,不见了。他恨自己在关键时刻,确实不如赵青机灵。

  这功夫重伤的比利威尔逊被抬到了虚拟准将眼前。这名陆战队战士,看上去奄奄一息,已经无法说话了。

  法官转向一侧。张寻宁注意到,在法庭一侧,不知道什么会后又冒了一个虚拟人影,看着是一名少校军官,与高大光亮的法官不同,辩护人的影像飘忽黯淡,还不时抖动,如同鬼影一般。

  法槌刚落,法官的虚拟人形就消失了。两名荷枪实弹的“铁皮人”上前,将威尔逊架起来,拖到墙边。看上去他已经不能站立,必须左右被“铁皮人”架着,才能贴着墙,维持站立。

  张寻宁赶紧将视频声音旋钮归零,快步走到监控室外面,并不是他无法面对这样恐怖血腥的场面,而是他必须抓住机会确定位置。

  人类士兵当然很难驾驭这种,装上200发弹鼓重达17公斤的武器,但是它们可以,而且短点射打的很准。

  三支突击一起射击。张寻宁立即捕捉到到了遥远的地方,传来的连续射击声。射击持续时间超过2秒,完全超过了杀死一个5米外的重伤员,所需的火力。这让张寻宁恍然感觉,这些“铁皮人”已经超越了,惟命是从的战争单位,它们似乎暗藏着需要宣泄的报复心。

  他的敏锐听觉,帮助他捕捉到枪声的方向,如果计算显示屏上,开火火光,与枪声传来我的延迟,甚至可以估算出,那个地方的大致距离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首页 | 国际新闻 | 国内热点 | 社会万象 | 军事关注 | 体育运动 | 科技资讯 | 娱乐头条 | 民生热线 | 数码电子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2 晨鸿新闻网 www.wfchjk.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

电脑版 | w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