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 推荐阅读 wap

晨鸿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热门关键词:  as  xxx  自驾游  云南  浙青春,正黔行
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热点 社会万象 军事关注 体育运动 科技资讯 娱乐头条 民生热线 数码电子 健康生活

卡雅布人 能否再次捍卫家园?

发布时间:2019-01-13 00:10:11 已有: 人阅读

  勇敢的卡雅布印第安人曾成功反击农场主和淘金者,从巴西政府手中得到自主权和对土地的控制权,他们还曾参加国际反水库运动,阻止了在亚马孙辛古河修建大坝的计划。但20多年前被取消的大坝工程如今卷土重来,卡雅布人再次面临捍卫领地和自主权、保护传统生存方式的重大挑战。现代快报记者 李欣 编译

  勇敢的卡雅布印第安人曾成功反击农场主和淘金者,从巴西政府手中得到自主权和对土地的控制权,他们还曾参加国际反水库运动,阻止了在亚马孙辛古河修建大坝的计划。但20多年前被取消的大坝工程如今卷土重来,卡雅布人再次面临捍卫领地和自主权、保护传统生存方式的重大挑战。现代快报记者 李欣 编译

  2012年9月的一天,《国家地理》杂志记者奇普·布朗和队友们一起乘坐小船,进入亚马孙雨林东南部,探访卡雅布印第安人居留地。居留地被划分成5块地盘、44个村子,总面积跟美国肯塔基州差不多大,9000名土著人在此生活。《国家地理》探险队的目的地是44个村子中最遥远的肯德加姆村,他们给部落里的人带了鱼钩、烟草等礼物。

  加拿大国际自然保育基金和美国环保基金共同发起了“卡雅布项目”,芭芭拉·齐默尔曼是该项目的负责人,她把布朗一行人介绍给了肯德加姆村的村长普卡迪尔——一名戴着眼镜、穿着短裤和拖鞋的中年人,普卡迪尔用土著语言向他们问好,并友好地跟他们握手。

  肯德加姆村建于1998年,由于对伐木业的看法存在分歧,村长普卡迪尔和他的追随者从普卡努村中独立了出来,人类学家将这类事件称为“裂变”,它通常也是卡雅布人解决纠纷、缓解某个地区对资源争夺的方法。现在肯德加姆村共有187人,它有着土著部落的原始风貌,同时也有现代文明的印记,比如,政府资助建立的站里的发电机、被铁丝网围绕着的太阳能电池板阵列、安装在棕榈树上的卫星天线。肯德加姆村一些家庭的茅草屋里有电视机,他们喜欢看村子里传统仪式的录像,也喜欢看巴西肥皂剧。村长普卡迪尔还向布朗等人展示了有两个教室的学校,它是几年前由巴西政府建造的,这座混凝土结构的建筑里有百叶窗和抽水马桶。

  尽管坐落在热带雨林中的肯德加姆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伊甸园,但这并不意味着卡雅布人的生活就是一首田园诗。1900年,巴西共和国成立11年后,卡雅布人的总人数约为4000人。随着矿工、伐木工、割胶人、农场主涌入巴西边境,传教组织和政府机构发起了“安抚”原住民部落的计划,用布匹、金属锅、砍刀、斧头等商品拉拢他们。由于原住民对麻疹等疾病没有免疫力,因此跟外界的接触意外地让他们染上了这些疾病,到了20世纪70年代晚期,随着跨亚马孙公路的建造,卡雅布人的总人数缩减至约1300人。

  20世纪十年代,在一些传奇领袖的领导下卡雅布印第安人振作了起来,这些领袖用卡雅布的战士文化来实现目标。罗普尼和梅卡隆迪这样的卡雅布酋长组织了有军事性质的,开始向巴西政府施加压力。卡雅布的战士们将非法农场主、挖矿人逐出他们的领地,控制了流经卡雅布印第安人领地的河流,并开始巡逻边境。

  在对自治权和土地控制权的争夺中,那一代卡雅布酋长学会了葡萄牙语,向保护组织、名人明星寻求帮助。1988年,在卡雅布人的努力下,土著利被写入了新的巴西宪法,最终卡雅布人的领土得到了法律的承认。1989年,卡雅布人反对在辛古河上修建大坝,因为大坝的修建将会令他们的部分土地被淹没。卡雅布人的得到了一些环保组织的支持,巴西政府放弃了原先决定修建6个大坝的计划。

  卡雅布人的人口正在迅速增长,他们用上了、汽艇和社交网站,显示出在不影响传统文化精髓的前提下,对高科技、现代社会规则良好的适应能力。在著名人类学家、美国康奈尔大学卡雅布专家特伦斯·特纳的帮助下,卡雅布人开始用摄像机拍摄下他们的传统仪式和舞蹈,并在社交网站上跟巴西官方互动。大部分卡雅布人已学会了求同存异,为共同的目标而努力,因此现在卡雅布可能已成为巴西240个原住民部落中最富有、最强大的部落。他们有自己的仪式、制度、语言,他们了解亚马孙,对人与大自然的关系有自己的理解,也许最重要的是,他们有自己的土地。“卡雅布人并不是以弱者的身份进入21世纪的,他们没有贬低自己,”齐默尔曼对布朗说,“他们没有迷失自我。”

  肯德加姆村的村长普卡迪尔表示:“我很担心我们的年轻人,他们正在模仿西方,将头发剪短,戴上时髦的耳环。这些年轻人都不知道怎样制作涂在箭头上的毒药。部落的老年人曾告诫年轻人,‘白人有白人的文化,我们有我们的文化。’如果我们过度模仿西方,他们就不会再对我们怀有敬畏,他们会来抢走我们的一切。不过,只要我们保持传统,我们就会跟他们不一样,只要我们跟他们不一样,他们就会对我们有所畏惧。”

  “巴西政府正在试图通过绕过原住民进行水力发电、采矿的法律,甚至希望能重新划定原住民的土地,”代表了约22个卡雅布村庄的非营利性组织的负责人阿德里亚诺·杰罗佐里姆斯基表示。2011年6月,400名卡雅布酋长聚集在一起,公开反对任何类似法律的起草。在诸多威胁之中,最令卡雅布人头疼的是,20多年前在辛古河上修建大坝的计划现在换了个名字又要卷土重来,巴西政府计划在亚马孙热带雨林的心脏修建贝罗蒙特水力发电站。

  尽管经历了、裁决、国际呼吁、诉讼,贝罗蒙特水力发电站还是于2011年开工了。这是一个集运河、水库、堤坝于一体的工程,其中两个大坝就位于肯德加姆村以北约300英里、辛古河巨大的U形弯道的地方。

  发电站建成后,最大发电量可达11233兆瓦,预计2015年能达成预期供电量,这令巴西国内的争论变得激烈。支持者认为,发电站能保证巴西的用电,环保人士则将其称为“一场社会、环境和经济的灾难”。就算是一座只有两个大坝的水电站,也会对辛古河盆地造成严重影响,将淹没面积跟美国芝加哥市相当的土地。官方估计贝罗蒙特水电站工程中需要重新安置的居民将达到20000人,民间机构估计人数实际上将是预估的两倍多。被淹没的土地上的植被产生的甲烷数量堪比煤电厂排放的温室气体,辛古河长达62英里的一部分河道中80%的水将被分流,这会对一些濒危物种的栖息地造成影响。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:在贝罗蒙特水电站之后,巴西政府会不会继续在辛古河上修建更多大坝?

  在布朗等人来到肯德加姆村的第三天下午4点,著名卡雅布酋长罗普尼、梅卡隆迪和另外一名来自南部的酋长耶蒂来到肯德加姆村,当天晚上,罗普尼向肯德加姆村的村民发表了讲话,他表示:“我不喜欢卡雅布人模仿西方文化,我不喜欢淘金者,我不喜欢伐木工,我不喜欢大坝!”罗普尼来到肯德加姆村的目的之一,是找出为什么一些东部部落酋长从修建水坝的巴西Eletrobras公司处收受金钱。罗普尼的村子和其他南部村子坚定地拒绝了Eletrobras公司的“封口费”,Eletrobras公司还资助一些村子修建水井、诊所、道路,并付给十几个村子每月约15000美元的津贴。

  连续3天晚上,普卡迪尔都把罗普尼、梅卡隆迪和耶蒂带到布朗等人的宿营地,他们一起抽着烟草,聊着部落的古老传说。“在过去,部落的男人都是男子汉,”罗普尼说,“他们被抚养成战士,对死亡毫无畏惧。他们不害怕用行动捍卫自己的话语权,他们用弓箭反击弹药。很多卡雅布印第安人死亡,但也有很多白人死亡。这种战士文化传统也造就了今天的我。我从不害怕说出自己的信仰,在白人面前我从不自卑。他们得尊重我们,我们也得尊重他们。我依然认为战士文化传统还在延续,如果受到了威胁,卡雅布人将再次开始战斗,不过我也警告族人们不要主动挑起斗争。”

  几位酋长在肯德加姆村会面后,签订了一份他们讨论的几个问题的授权文件。2013年3月,26位来自东部的卡雅布酋长在土库玛会面,签署了不再继续收受Eletrobras公司封口费的公开信,信中表示:“我们决定不再接受你的脏钱。我们不接受贝罗蒙特或任何建在辛古河上的大坝。我们的河流、我们吃的鱼、我们子孙的幸福是无价的。我们永远不会停止斗争……辛古河是我们的家园,你们在这不受欢迎。”

首页 | 国际新闻 | 国内热点 | 社会万象 | 军事关注 | 体育运动 | 科技资讯 | 娱乐头条 | 民生热线 | 数码电子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2 晨鸿新闻网 www.wfchjk.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

电脑版 | wap